苦石莲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诗鬼李贺来过浙江绍兴吗 [复制链接]

1#
长沙白癜风医院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yqyy/140104/4322074.html
众所周知,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。李贺说,想象力才是第一生产力。此言一出,连爱因斯坦都发帖支持说,想象比知识更重要……李贺有个排行十四的阿哥(非还珠格格中的十四阿哥),在安徽和州(今和县)发展,听说过上了小康生活。李贺在昌谷老家闲得慌,打算南下散散心,顺便寻觅诗材。说白了,是因为家穷,想投亲靠友找点事做。说走咱就走,挑个黄道吉日,李贺开启了江南Style之旅。01民国时期,朱自清说,李贺诗集中歌咏南中风土者颇多,若非曾经身历……饱览江南风色,不可能写得这么亲切眷念。此说一出,应者云集,质疑者也不少。有的考证说,李贺曾南下游历过江苏、浙江、广东、湖北等省域。我们缩小点范围,李贺到底有没有来过浙江湖州、杭州、绍兴等地呢?答案是,YES。这对浙江文史与浙东唐诗之路研究来说,显得很重要。Why?因为李贺其人其诗,很重要。02李贺(—),字长吉,今河南洛阳宜阳人。天妒英才,年仅27岁,却留给世人二百四十余首瑰奇诗篇。开创李长吉体,后人誉为诗鬼。诗仙李白与诗圣杜甫,27岁之前创作的诗歌,在质与量上远远没法跟他比。小李杜中的李商隐,为他作传记;小李杜中的杜牧,为他写诗序。李贺对越地诗人陆游、杨维桢、徐渭、龚自珍,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。毛泽东主席更是对他青睐有加,天若有情天亦老、雄鸡一声天下白,拿来就用。03先来看看,李贺诗中的越文化元素,或越文化意象。隋唐时期,越地丝织业发达,比现在轻纺城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缭、绫、罗等丝织品,产量大、品种多、质量优,市场占有率高,号称辇越而衣。在越地做过官的元稹、白居易,亲眼见识过,写诗点赞过。李贺说,越妇支机、越布告裁巾、越衾谁为熟、越罗衫袂迎春风。在他眼里,越地丝织品,几乎成了穿着用度的代名词。又在《感讽五首·其一》中,对越地的织女生活做了生动形象的描述:越妇未织作,吴蚕始蠕蠕。县官骑马来,狞色虬紫须。怀中一方板,板上数行书。“不因使君怒,焉得诣尔庐?”越妇拜县官:“桑牙今尚小。会待春日晏,丝车方掷掉。”越妇通言语,小姑具黄粱。县官踏飧去,簿吏复登堂。此诗反映农民困顿生活,针砭酷吏苛政,是李贺少有的现实主义作品。既是对汉乐府的传承发展,也是对中唐元白新乐府的遥相呼应。04再来看越女:花枝草蔓眼中开,小白长红越女腮。越女指越地女子,代称美女,特指西施。大大小小的花草盛开,红红白白真可爱,宛若美女的笑靥。《美人梳头歌》:西施晓梦绡帐寒,香鬟堕髻半沉檀。开篇点题,美人即西施,西施即美人。还有一越女,是侠女、剑客:见买若耶溪水剑,明朝归去事猿公。里面暗藏两大历史传说,一是若耶溪涸而出铜,欧冶子得以铸成名动天下之宝剑。二是演绎《吴越春秋》传奇故事:越王勾践为伐吴雪耻,想聘请一位武术教练训练将士。范蠡为越王举荐剑术高超的越处女,李白夸她剑术“超然若流星”,流星蝴蝶剑打这儿来的吧。越女应聘路上,于林中碰见一位自称袁公的老翁,想与她比剑,其实是欲借机传授越女剑术。目的达成,老翁飞身上树,变成一只白猿,遁去。之后,越女教授越军剑术,为破吴立下大功。听着是不是很有传奇色彩?好奇如李白(白猿惭剑术)、杜牧(学剑白猿翁)等,对此再三致意。艺文类聚、剑侠传、东周列国志,皆以此敷演成篇。浙江老乡金庸,为此写成《越女剑》。后来翻拍成电视剧,轰动一时。这一故事深入人心,足见它对古今诗文、传奇、武侠小说等的深远影响。05我又控制不住,说出了绍兴一大文创IP,有没有?李贺诗中剑意象频频亮相,实际上是他怀才不遇,意欲弃文从武的遐想或妄想,如“男儿何不带吴钩”。说到这里,大文豪鲁迅,或因看到他诗中的绍兴元素有感而发,忍不住又做了一次犀利哥:连留了长指甲、骨瘦如柴的鬼才李长吉,也说“见买若耶溪水剑,明朝归去事猿公”起来,简直是毫不自量,想学刺客了。这应该折成零,证据是他到底并没有去(《豪语的折扣》)。真是一针见血,不留情面。这话若让地下的李贺知晓,不找地下的大先生拼命才怪。06李贺在专心听颖师弹琴时,也不忘为新昌天姥山鼓与呼:芙蓉叶落秋鸾离,越王夜起游天姥。李贺诗中还透露了大唐的人口大交流。李家有一位巴童,是他们从巴蜀之地领回来的。李家还雇佣了一位越地工人,李贺亲自督促他种瓜、种地:自课越佣能种瓜。也许,李贺对越地的了解,一部分来自书籍,一部分来自与越人田间地头的闲聊吧。07李贺与杭州皇甫湜、湖州沈亚之是老铁。皇甫湜曾与韩愈,极力提携李贺,惜才爱才。李贺先南下湖州看望沈亚之。二人志同道合,都好言鬼神。沈亚之是唐传奇妙手,所作以《异梦录》《秦梦记》著称,写人神相遇相恋故事,瑰丽而浪漫。接着来杭州,作唯美感伤之《苏小小墓》:幽兰露,如啼眼。无物结同心,松花不堪剪……然后,于中秋前后到达绍兴。08有《还自会稽歌》,堪称代言诗神作。诗前有序,大意是:南北朝文坛大家庾信(杜甫崇拜对象)老爸庾肩吾,是梁朝宫体诗的大牛。侯景之乱时,逃难来会稽。然而,是祸躲不过。趁机叛乱的宋子仙攻破会稽,捉住了他。听说他能诗,就命令他现场来一首,写得好便饶他小命。庾肩吾挥笔立就,文辞兼美。宋说话算话放了他,他才得以从会稽还家。猜他这期间一定写过诗文,可惜如今散失不见。那我就代作一首,来脑补他这一段悲情往事。李贺这首替古人操心的诗作,写得含蓄深沉,充分显示出笔补造化的深厚功力。诗暂缺,有兴趣自己查看。08证明李贺来过绍兴的硬核实锤,千呼万唤,终于砸出来。请看《月漉漉篇》:月漉漉,波烟玉。莎青桂花繁,芙蓉别江木。粉态夹罗寒,雁羽铺烟湿。谁能看石帆?乘船镜中入。秋白鲜红死,水香莲子齐。挽菱隔歌袖,绿刺罥银泥。李贺在一个白月光的秋夜,乘舟游览会稽。明月在水,烟波如玉。莎草泛青,桂花正浓。荷花已谢,大雁湿羽。谁能近前参观石帆山呢?请坐船从镜湖驶入即可。荷花落去,莲子齐腰,正等佳人采摘。09“谁能看石帆?乘船镜中入”一联,露出地域文化马脚,成了侦探破案的关键环节。But,历来注释李贺诗集者,于此很少有注释周全,令人信服的。这也怪不得他们,若不熟悉绍兴地方文史,的确难作详解。我在这里斗胆献丑,请方家指正。诗中提到的区域,即今大禹陵周边。古时鉴湖通达,坐船上接若耶溪,可游览会稽、石匮、射的、石帆诸山。石帆山大致位于今大禹陵铜像一带,因“山遥望如张帆”而得名。另,有东海圣姑张石帆而至等神话传说。与之前讲的宋之问“石帆摇海上,天镜落湖中”诗句比较着看,何其相似乃尔。南朝谢惠连有《泛南湖至石帆诗》,游览路线基本一致,可作参照。又,“乘船镜中入”,乃是化用王羲之“山阴道上行,如在镜中游”。后边写到的荷花、莲子,采摘莲、菱等,是因古时大禹陵乃镜湖与若耶溪交接水域,西施采莲、越女采菱等传说与场景,经常见诸诗篇,如李白“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。五月西施采,人看隘若耶。”如果李贺不是亲自来游,亲眼所见,断不能摹绘得如此细致入微、精确传神。由此可证,李贺确实来过绍兴。10李贺游历浙江、绍兴不久,即北上返家。归家不到两年,上帝想收回一位年轻有为的写诗好手,就把他招了去(李贺小传)。李贺弥留之际,萦绕心间、割舍不去的,或有对江南、会稽美好景致的深情眷恋……参考文献:中华书局版《新唐书》《旧唐书》;中华书局版《李长吉歌诗编年笺注》;陈允吉,吴海勇《李贺诗选评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;岳成龙,《论李贺诗歌的家园情怀》,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。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